欢迎光临微信群分享网,本站主推微信文章素材,微信红包群,公众号大全,微信二维码查询发布平台
微信原创文章发布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微信文章排行榜 > 情感励志 > 小说 ▎你一念之间,我情深一场

小说 ▎你一念之间,我情深一场

作者微信号:   来源:南风小说网 的公众号  热度:941  时间:2018-04-16 22:19:20

南风小说网最全的免费小说站陆南成进门的时候我正在洗澡,没听到开门声,他顺着水声在浴室找到了我,浴室里水汽氤氲,我浑身赤裸,他一张手就紧紧的将我抱住。我吓了好大一

陆南成进门的时候我正在洗澡,没听到开门声,他顺着水声在浴室找到了我,

浴室里水汽氤氲,我浑身赤裸,他一张手就紧紧的将我抱住。

我吓了好大一跳,还以为是家里进贼了,要被劫财又劫色。

心里怕的厉害,使出吃奶得劲用力挣扎。

陆南成的力气大的出奇,双手紧的像是铁钳子,我的挣扎抵抗没有任何作用,都绝望的盘算起了同归于尽的想法。

他这才张口,低低的说了两个字,“是我……”

我听出了他的声音,浑身一僵,缓缓地停下了动作。

陆南成是我们公司的副总,主管销售部和研发部,也是我的顶头上司,然而除了上下级关系之外,我们之间还有一层见不得光的关系。

一次商业应酬后的擦枪走火,我们上了床,继而成了炮友。

他不准我去他的住处,我却给了他我房子的钥匙。

但是,这是他第一次来。

陆南成全身上下都挂着水,贴在我身上冰冰冷的,我哆嗦着想要推开他,他却一用力,野蛮地将我压在了浴室的瓷砖上,胸前身后都冷的让人发颤。

我许长宁虽然在他陆南成面前一直都是听话的小女人,但是也不是吃素的。

胸口压的生疼,心里的火气也上来了,我扭着头对身后的人吼了一句,“陆南成,你是疯了还是脑子进水了,快放开我——”

我话还没说完,陆南成一低头就咬住了我的嘴唇,舌尖飞快地探入,吻得又急又深。

我对陆南成的吻很痴迷,就像痴迷他这个人一样。

在他的撩拨下,理智很快下线,连他什么时候扯下了裤子也不知道。

没有任何前戏,他腰部一挺,就进来了。

我疼的想骂娘,却被他全部堵在了喉咙里。

水声,撞击声,他贴着我不停地动,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腹部起伏的肌肉。

手掌无力的贴在潮湿的墙壁上,手指抓了几次没抓牢,无助的往下滑。

陆南成伸手过来覆在我的手背上,五指交缠,他的掌心,很烫,烫的我颤的慌。

这一折腾,就是整整两个小时。

等陆南成完事,我像是刚接受了严刑逼供的犯人一样,倒在淋浴房里奄奄一息,身上斑斑点点,红的青的都有。

陆南成还算是有些良心的,在我身下垫了一块浴巾,没让我直接躺在地上。

他擦干了身体换上了浴袍,在我面前蹲了下来,俊朗的脸上神色冷硬,一双利眸闪着晦暗的光,丝毫不像是刚从情欲中抽身的人。

冰冷的目光滑过我的脸,他说,“许长宁,我们结婚吧。”

就算是求婚,他还是叫着我的全名。

我精疲力竭,眯着眼扯了扯嘴角,笑着说了句“好啊”,心里却全当他是放屁。

之后陆南成抱着我去了卧室,我躺着,他拿着吹风机帮我吹头发,手指一次次的摩挲过我的头皮,很舒服。

但是我皱着眉怎么也睡不着,等到陆南成关了吹风机上床,将我搂进他的怀里,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其实我知道,那一天,是他心上人秦双双去美国的日子。

我没把陆南成的求婚当真,他却在第二天直接带着我去了户政事务所。

我们到的早,前面连个排队的都没有,拍照领证一条龙服务,前后加起来还不到十五分钟。

出了户政事务所,我跟在陆南成身后往停车场走,手里翻着刚出炉的结婚证,脑袋里还有一些发懵,陆南成却在前面发号施令,交代的全是公司里的事情。

“你还要去上班?”我加快脚步走到他身边。

陆南成淡淡扫了我一眼,脚步没停,“现在九点半,我们十点前可以进公司,先召开例行周会,然后你通知徐经理把新项目汇报改道下午三点,中午我约了清远集团的王总……”

砰!

陆南成刚打开的车门又被我伸手按了回去,他这才将目光正视在我身上,眉心微蹙,眼底蕴着一层阴霾,这是他发火的前兆。

我抓着结婚证的手紧了紧,为了对上陆南成的视线,稍稍的抬了抬下巴,“陆总,我今天要请假,请婚假。”

陆南成的眉头又皱紧了一些,“请婚假需要去人事部备案,必须提前三到五天,并做好工作上的交接。”

“那我不请婚假了,我请事假,就请一天。”我硬着头皮继续说。

陆南成没在理我,而是将我推开后自顾自的上了车。

我站在车边一动不动,硬着脾气跟陆南成杠上了,觉得自己是哪根筋不对,怎么会跟这么一个冷酷又不解风情的人领了证。

没过一会儿,我听到了引擎的发动声,更是气的牙痒痒,对着驾驶座的窗户挤眉弄眼。

陆南成却在这个时候按下了车窗,一双利眸精准的捕捉到我来不及收回的狰狞表情。

他依旧面不改色,淡淡地说了一句,“明天把假条补上。”

黑色的卡宴扬长而去,直到连车尾灯都看不见了,我这才怔怔的回神,陆南成这是准我假了?

“你结婚了!?!”

下午闺蜜童言抓着我一起逛街,我俩挤在同一个试衣间里换衣服,她突然在我身后尖叫了一声。

“怎么了?”我抓着衣服挡在胸口,侧头去看她。

童言一脸坏笑的盯着我的脖子,调侃道,“想不到陆南成口味这么重,这是要连皮带肉的把你吃了。”

我对着镜子撩了撩头发,还是什么都没看到,随后童言用手机拍了照片给我看,就在脖子的正后方,不是吻痕,是一个暗红的牙印。

咬的很深,到现在还渗着血。

我仔细回想了着,似乎就是昨天晚上一开始,被陆南成压在瓷砖上的时候咬的,当时身下痛的厉害,就忽略了脖子上的。

早上起来只觉得脖子后面刺刺的,又被领证的事情左右了心神,也没在意,如今这么一看,才觉得有些恐怖。

陆南成当时是怀着多么大的恨意,才咬了这一口。

或者说,他是多爱秦双双,才会如此的失意和愤怒。

因为这件事,我没了逛街的心情,童言却战斗力惊人,拉着我逛到了商场打烊,才开着她那辆骚包的红色奥迪送我回去。

旧患加新伤,两条腿就跟不是我的一样,回家之后连一步也不愿意多走,踢了鞋子就往沙发上一躺。

我闭着眼睛眯了一会儿,最后是被手机的震动声惊醒的。

急急忙忙的拿起手机一看,是一条10086的垃圾短信,不是陆南成。

无力的垂下手,心中充斥着一股茫然若失。

我真的结婚了吗?

到了晚上十二点都没睡着,我的脑海里一直盘旋着这个问题。

第二天起来顶着一对熊猫眼去上班,到了公司我才得知陆南成出差去了C城,有些失落的同时又松了一口气。

打开邮箱开始接收邮件,十三封里面有十封是陆南成发的,最后一封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半,里面详细记录了昨天工作的进展和今天我需要跟进的部分。

一早上就埋头扎工作里,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,中午吃饭时才算喘上一口气。

“长宁,一起吃饭吧。”林雅一手端着盒饭,一手拖着椅子往我身边一坐。

我挪了挪屁股给她让了点位置,林雅是研发二组的助理,跟我同期进的公司,我俩关系还不错。

她放下盒饭,靠近我耳边神神秘秘的说,“长宁,你昨天请假该不会是领证去了吧?”

我脊梁骨一凉,之前被陆南成咬了一口的地方又痛了起来,

手里的筷子在盒饭里来回戳,低着头掩饰着脸上的错愕,笑了笑说,“林雅,你的想象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夸张了,请假都能跟领证想在一起。”

林雅轻笑了声,抬了抬眉毛说,“我也就随便猜猜。”

“这随便可猜的够远的?”我故作轻松地揶揄。

“嘿嘿,”林雅又笑了两声,“现在流行闪婚,研发一组的周明跟吴晓丽不就是这样,突然就结婚了,还隐婚,跟谁都没说,一口气瞒了大半年。等要请婚假了拿着结婚证去人事部备案,才知道他俩结婚了。你不会学他们那样吧?”

隐婚?

我发呆的想着这两个字,筷子戳在盒饭里好一会儿没动。

林雅见我走神,撞了撞我的手臂说,“真不是结婚?”

“真不是,昨天朋友吵着要跟她老公离婚,我被找去当和事老了。”我撒了个谎把话圆了过去,然后在心里默默的跟童言说了句对不起,还真不是故意诅咒她的。

林雅拿着筷子搅这盒饭,一向厚脸皮的人竟然微红了脸颊,她小声问我,“你觉得我们陆总怎么样?”

“还……还不错。”我心口一紧,有些口吃。

林雅没留心到我的怪异,又问我,“长宁,你做了陆总这么久的秘书,知道他有女朋友吗?”

“没有吧……”我的喉咙哽了一下。

“那就是说我还有机会咯。谢谢你哦,长宁。”

林雅一脸的灿笑,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,又聊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情,就端着盒饭回她的位置去了。

我却怔怔的看着盒饭没了胃口,心里一直堵着一句话。

陆南成有没有女朋友我不知道,但是他有老婆啊。

这趟出差陆南成一共去了三天,期间给我打了七通电话,发了五条信息,全部都是跟工作有关的。

公事公办的态度冷硬的让我猜不透。

我俩现在炮友不像炮友,夫妻不像夫妻的,就领个结婚证当好玩吗?

我心里也推测的另一种可能。

陆南成一向是个心思缜密的男人,或许因为一时的冲动晕了头,但是在冲动过后,他冷静下来想想,会不会选择闪电离婚?

反正也没人知道,离了婚他陆南成一样是黄金单身男一个。

陆南成回来的那天是周五,我正跟童言聊着微信,说的就是离婚这个话题。

童言无忌:要是他真跟你谈离婚,你可别答应的太爽快了,陆南成的身价可不低,一定要狠狠敲他一笔赡养费再说,到时候你也是小富婆了。

我看着童言发过来的信息,正要回话,却觉得脖子后面凉凉的,还以为是膏药贴布的关系,一面转着脖子一面伸手摸了下。

“脖子扭到了?”陆南成突然在我身后出声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的公司。

我被他吓了一跳,一回头就对上他硬冷的脸,还真差点扭到了脖子。

“陆、陆总。”我手忙脚乱的将手机锁屏了,有点做贼心虚的意味,刚才童言可正和我说着他的坏话。

陆南成默默地注视着,目光最后停在我脖子后面,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我摸了摸脖子才想起来,他之前留下的那个牙印好的差不多了,但是我怕人看见,就找了个膏药贴布盖着。

“脖子酸,贴个胶布缓和一下。”

“嗯。”他应了一声,目光晦暗不明的在我身上打量了一圈,然后没再说话,而是径直进了他的办公室。

我正要松一口气,屁股还没坐到椅子上,办公桌上的座机就响了起来,还是陆南成。

“五分钟后进来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“是的,陆总。”

我在表面上毕恭毕敬,心里却抱怨着,这个男人有病吧,有什么话不能当众说,还要用电话把我叫进去。

不能当众说的事情……

离婚。

这两个字飞快的闪过我的脑海。

三天了,以陆南成的精明睿智,说不定连怎么规避赡养费的方法都想出来了,是时候切断跟我的关系了。

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自己造的孽,总要自己收拾。

五分钟后,我认命的走进了陆南成的办公室。

办公室里,陆南成正低头看着文件,连眼皮都没抬一下,开口说了句,“下班后你去收拾东西,晚上搬到我那里去。”

我神经太紧绷,以至于一时间没听清楚他的话。

陆南成见我一直没回话,抬头看向我,“搬家,有问题吗?”

“你的意思是我们同居?”我当下有些懵,问了个愚蠢的问题。

陆南成的脸色沉了沉,他放下手里的派克钢笔,几乎是用一种面对商业对手的犀利眼神看着我,“许长宁,我们三天前结婚了,夫妻有义务住在一起,且同时满足对方的性需求。”

闻言,我当下有种错觉,觉得自己不像是陆南成的妻子,反而是他的专属性#奴。

谈判最后以陆南成的一言堂定案。

下班后我先陪他加班了一个小时,然后他开车到了我的住处。

“就带几身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,剩下的东西明天请搬家公司来处理。”陆南成站在我小套房的客厅里发号施令,他一米八几的高大身材衬得房间格外狭小。

我没敢让他等多久,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。

正要离开,他的鞋尖踢倒了客厅沙发旁边的一个袋子,里面的东西飞了出来。

陆南成弯腰去捡。

等我回头,就看到他指尖挂着一条黑色丁字裤,双眼微眯认真打量的画面。

靠!

那一袋子是我前几天跟童言血拼时候的战利品,她一口气买了三套性感内衣给我,红的、黑的、蕾丝、薄纱、丁字裤、吊带袜,应有竟有,说是送给我的新婚礼物。

我这几天被“离婚”的事情悬着,没心情收拾,就一直放在客厅。

没想到,今天竟然被陆南成看了个正着。

我脸上一阵白一阵红,看着陆南成勾着手指将黑色的布条转了两圈,我的心也仿佛跟着转了起来。

“没见你穿过?”陆南成挑了挑眉问我。

“新买的,还没下过水。”我仓惶上前,红着脸拿回他手里的丁字裤,用最快的速度放回袋子里,还死命的塞到袋子的最下面。

好在陆南成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上前提起了我收拾好的行李箱,阔步往前走。

我松了一口气,正要将袋子放回原处,陆南成却在我身后说了一句。

“把你手里的那一袋子也拎上。”

我一紧张,差点把纸袋子给撕了一道口子,不过最后还是红着脸,将袋子拎起了顾南城的家。

陆南成的公寓在北城的市中心,顶级奢华地段,独门独户设计,而且还是上下两层楼的复式结构,中介挂牌十万一平,绝对是富豪中的战斗机。

我不是第一次来陆南成的公寓,却是第一次走进这个房子。

上一次来是陆南成在公司年会上喝醉了,我身为他的秘书负责送他回家,刚一出电梯他就把我压在了墙壁上。

野蛮的接吻后,他撕了我的裙子就干了一场。

完事了,他穿上裤子拉上拉链直接让我走人,连门都没让我进,标准的拔屌无情。

当时正是腊月寒冬的一月份,我在回去的路上冻的够呛,心里狠狠地将这个男人骂得体无完肤,却又爱的不可自拔。

如今却成了这个房子的女主人,心里多少有些微妙。

刚走进公寓,陆南成的手机就响了,他低眉看了一眼,叮嘱我说,“你随便看,我到旁边接个电话。”

我应了一声,站在一楼的客厅里,将陆南成的房子上上下下都打量了一圈,一楼是厨房和客厅,二楼是书房和卧室,黑白灰的北欧极简风格,干净利落中又透着一股冷硬,很像房子主人的性格。

特别是厨房,干净整洁的像个摆设品,丝毫没有人烟气息。

足足看了十来分钟,我看的眼睛都快干了,陆南成的电话还是没打完,到是说话的声音越来越重。

“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我,关于秦双双的事情我没兴趣知道。”

陆南成低低的吼了一声,然后就切断了电话,浑身上下凝结着一股怒气。

我跟在他身边两年多,无论遇到多难的案子、多刁钻的对手他都可以处变不惊,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如此情绪外露的发脾气。

陆南成站着那抽了根烟,才转身过来,目光注意到我时,稍稍的停滞了下。

这人恐怕是一时间忘了我还在房子里。

我对着他笑了笑,当作什么也没听到,“陆总,可以带我去房间了吗?我还要收拾一下东西。”

陆南成看我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,好似在衡量什么,半晌才动了动薄唇,“现在不是在公司,你可以不用叫我陆总。”

“不叫陆总,那是叫陆南成,还是叫……老公?”我故意挑衅着他,看到他因为秦双双而大发雷霆,我心里也是吃味的,更想看看他会不会因为我而气急败坏呢?

陆南成面不改色,只是淡淡的说了句,“都可以,你喜欢就好”,然后就拎着我的行李箱上了二楼。

那风淡云轻、波澜不惊的模样气得我想骂娘。

胸口充斥着郁闷,不过我还是乖乖跟着陆南成上了二楼。

他打开左边第二间的房间跟我说,“这间是你的房间。”

我听得很仔细,他说是“你”,不是“我们”。

我先将房间看了一圈,空间不小,干净,整洁,房间里还有独立的卫生间,对于这样的居住环境我很满意,但是对于陆南成的思维模式,却难以苟同。

他讲究夫妻义务,但是同居不同房,又是哪门子的狗屁义务。

就在我流露出不满的时候,陆南成又补了一句。

“我有洁癖,没办法容忍外人进我的房间,所以暂时不同房。”

嗯嗯,我毕竟还是个……外人!.

我一脸戏谑的点着头,陆南成却突然斜睨了我一眼,还好我收的快,不然差点被他看见了。

之后陆南成大致讲解了一下浴室里热水的使用方法,又说了一句晚安,就准备离开。

“等等。”我忽地想到了什么,开口叫住他,嘴角微微上翘着,双眼里闪着藏不住的光。

“还有什么事?”陆南成眯了眯眼。

我故意装出娇滴滴的声音说,“老公,难道都不来个晚安吻吗?”

他面色一紧,我笑的越发得意妩媚。

这只是一句玩笑话,为的就是想看陆南成吃瘪的模样,谁知眼前黑影压过,我就被他壁咚在了墙壁上,带着淡淡烟草味的薄唇紧随而上——

四唇厮磨,灼烫的火焰随着他的舌尖一起深入,陆南成吻得凶猛又霸道,不给我任何逃脱的机会,勾着我交缠出饥渴的火花。

一吻结束,我面色绯红,双手什么时候抱住了他的脖子也不知道,身体发软发颤的挂在他身上。

他轻轻地推开了我,沙哑的声音含着一丝取笑,“站得住吗?”

我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,他却跟个没事人一样,又说了一句“晚安”,然后就转身走进了对面的房间。

挑-逗不成反被撩!

哪有人的晚安吻会是这么激烈的!

就算洗了澡躺在了床上,我的心跳依旧鼓噪着无法平息,嘴唇发麻,嘴里还残留着灼烫的气息,更别说在睡梦里还做了个桃色斑斓的梦。

一夜独自偷欢,第二天的结果竟然是感冒了,喉咙跟喊着沙子一样嘶哑难受。

我在公寓里找了一圈,也没看到陆南成的人影,最后在餐桌上看到他留下的纸条。

他有事出门了,给了我一个搬家公司的电话,让我自己联系。

我什么也没吃,灌了一肚子的温开水撑着发晕的脑袋出门,约的却不是搬家公司,而是我的房东。

房子的租约快到期了,我又付了钱,重新签了一年。

我没有傻到以为自己会跟陆南成天长地久,万一退了房子,我在北城又没有家,什么时候被扫地出门,可是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。

撑着精神整理了俩大袋子东西,花了五十块打车费回到陆南成的公寓。

他依旧没回来,空旷的房间里都能听到我走路的回音。

这一刻,我有点想我的小公寓。

一整天忙下来肚子饿的不停响,却没有什么胃口,想给自己煮口稀饭,却连一粒米也找不到。

干脆吞了几粒感冒药,拉着被子倒头就睡。

期间我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几次,身体里攒着一把火,烧的厉害,看了眼手机,半夜两点,没有信息,没有未接电话。

我自嘲的笑了笑,然后又睡了过去。

再醒来,已经是第二天下午,我全身上下都是汗水,黏腻腻的难受,但是热度已经降下去了,头也不痛了,只有喉咙还是干干的。

洗了澡,收拾了东西,开始叫外卖,这个鬼地方,竟然连外卖都比别的地方贵,我一面心痛,一面按着手机下单。

外卖到了之后,我盘着腿坐在沙发上,边看电视变吃饭,一夕之间,生活仿佛回到了之前的样子。

而陆南成就在这个时候回来了。

电子锁响了两声,门就开了,快的连让我把盒饭收起来的时间也没有。

他换了拖鞋走进来,扫了一眼我不雅的坐姿,眉心动了动,好似有些嫌恶,但是开口的声音还算平和。

他问我,“东西都搬过来了吗?”

“都搬过来了,房子也退租了,还被扣了一个月押金和两个月房租。”我面改色的说谎,却因为心急,多补充了几句。

陆南成低低的应了一声,像是很满意,又看了一眼我手里的盒饭,“我请的阿姨只负责清洁,如果你有需要,也可以做饭,不过只有周一到周五,周末我不喜欢有外人在家。”

“没关系,不用改,我之前也不开火,都吃外卖的。”

我拒绝道,再一次听到外人着两个字,还是觉得十分刺耳。

我跟陆南成的交流也仅限于此,之后他上了楼,我收拾了外卖盒子也回了房间。

我们就像是住在同一个房子下的陌生人,我不知道他周末去干了什么,他也不知道我这两天感冒又发烧了。

我和陆南成的婚后生活远比我想象的平静,甚至可以说是简单到无聊。

每天早上他还休闲的喝着咖啡的时候,我就提着包包赶着出门了。

我挤公交车,他开车。

在公司里,他还是高高在上的陆总,我是唯他马首是瞻的许秘书。

下班后,除非是我们两个一起留下来加班,不然就是各自回家。

其中唯一的变化,或许就是以前偷偷摸摸的约炮行为变成了正常的夫妻义务。

一周一到两次,陆南成都会自动自发的出现在我的床上,他的战斗力甚至比以前更足,好几次都做的我开口求饶。

这样单调的日子过了三个月,从初春到了初夏,转眼就是五月二十日。

这一天虽然不是情人节,但是恋爱中人的疯狂程度远比你想象的吓人。

办公室里到处都弥漫着爱情的腐朽气息,甚至连童言这样回国才三个月的人,也在朋友圈晒了一束520朵的巨大玫瑰花,还在微信里跟我炫耀。

童言无忌:别羡慕,让陆南成一样给你来一束,要是他不舍得,你就拿他的卡自己刷。

陆南成给了我一张卡,里面有他每个月的工资,同时也绑定了一些水电杂费的代扣,让我有任何花销都可以用这张卡,不够了再跟他说。

拿到卡后我第一时间去看了里面的流水和余额,差点吓掉了眼珠子,陆南成一个月的工资就抵我一年了,这还不包括公司分红和其他投资收益。

不过这张卡我每周也就用一次,去超市买一堆牛奶面包之类东西把冰箱塞满,当我们俩一周的早餐。

我虽然穷,但是也要骨气,我和陆南成的关系,还没到可以用他钱的地步。

我回了童言“呵呵”两字,还附送一个白眼的表情。

童言无忌:好了,别生气了。晚上我做你情人,请你吃大餐。

长长长宁:那追你的那个凯子怎么办?

童言无忌:他怎么会有你重要,我放他鸽子,陪你。日本料理怎么样?

长长长宁:看我今天不吃垮你。

下班后我直接去了约好的餐厅,生鱼片寿司加清酒是我的最爱,只是以我的收入水平,一个月最多奢侈一次,但是今天童言请客,我吃到小腹微凸了才回家。

在电梯里,清酒的后劲一下子冲上脑门,电梯门开了之后,我还眯着眼睛没动。

就在这个时,我突然听到女人的说话声。

陆南成的房子是一户一电梯,我都还没回家,怎么会有女人。

难道是陆南成带回来的?

我一怔,酒意四散,马上侧身过去偷看又偷听。

大门前站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,男人当然是陆南成,而女人背对着我,从背影看很眼熟,像……像是林雅。

等她一开口,还真是。

“陆总,我从一进公司开始就喜欢你,整整喜欢了两年半,长宁说你没女朋友也没有喜欢的人,我才有勇气跟你告白。”

我闭了闭眼,怎么该死的撞上这种尴尬的场景。

这个林雅也真是的,告白竟然挑人家家门口的,还将我拖下水干什么,我可从来没说过这种话。

“陆总,我喜欢你,你可以考虑一下我吗?”林雅抬着下巴,目光殷切的望着陆南成。

我偷窥的太认真,一下子忘记了自己半个身体还在电梯里,电梯缓缓合拢,又分开,发出轻微的响声。

我吓了好大一跳。

好在林雅没听到,但是陆南成深黑的眸子却一下子转了过来,直直的跟我对上——

篇幅有限后续内容请长按扫码查看 或点击“阅读原文”继续看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

1.群分享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群分享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注明"来源:qunfenxiang.net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微信群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本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