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微信群分享网,本站主推微信文章素材,微信红包群,公众号大全,微信二维码查询发布平台
微信原创文章发布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微信文章排行榜 > 散文诗歌 > 原创中篇小说《中原红》

原创中篇小说《中原红》

作者微信号:LSTV616   来源:文域 的公众号  热度:354  时间:2018-03-26 04:04:07

中原红叶剑秀一中原红是一个唱河南坠子的年轻女子。中原红跟随龙天喜走进龙川县曲艺说唱团的那一刻,心一下子就像门口牌子上风蚀的字,锈迹斑驳。她盯着那个老气横秋的牌子

中原红

叶剑秀

中原红是一个唱河南坠子的年轻女子。

中原红跟随龙天喜走进龙川县曲艺说唱团的那一刻,心一下子就像门口牌子上风蚀的字,锈迹斑驳。她盯着那个老气横秋的牌子,深刻地掠过一眼,一股凉意从头顶泻落到脚底。

中原红忽然明白,她像在唱一段戏,一开始就把调子起高了。

走错道了,她不该来这里。现在不是她该不该来的问题,而是她已经来了。一台戏似乎刚开始,调子起高了,累坏嗓子也要唱下去。

杜青枝悠闲地坐在树荫下的石桌旁,漫不经心地嗑着瓜子。龙天喜和中原红走近时,她惊乍一声站起,一脸怪怪的讪笑:回来了?

龙天喜没理会杜青枝假惺的迎合,板着不阴不阳的脸介绍。

中原红的脸色已经变了形。她实在憋不住了,几十里班车的颠簸,身体下面显然有些急迫。女人的心是相通的。杜青枝善解人意地朝院落的一角呶呶嘴,中原红急不可耐地扭着屁股一颠一颠地去了。

杜青枝追着那一轮圆臀看过去,顺口打诨道:不小啊,难怪诱人。

龙天喜明白杜青枝话里藏着的坏,翻眼瞪过去。杜青枝往嘴里填着瓜子:我说的是这名号够大的,挺唬人。疯足了,玩够了,还带回来。知道你消停不了,锅里盆里都贪嘴,也不怕撑坏你的肠胃。

龙天喜的脸色好像没酱匀的卤肉,呛白道:这不是付萍走了吗?

呸。杜青枝吐出的瓜子皮在空中划个弧线,抛落在龙天喜的脸上:付萍刚走就拉来个垫窝的?吴育春一个人侍候不了你?你也不怕狗吃了你的良心。我也是熬过来的人,还不知道你肚里藏几包老鼠药?最后看毒死的是谁。

龙天喜的喉咙里钻出一节带刺的藤条,忿忿地甩过去:你别蹬鼻子上脸。

杜青枝起身走向身旁的水池洗手,声音像拧开的水龙头哗哗地叫:育春哪,来了,人都领回来,也不出来欢迎啊。

中原红蹲在茅厕里一阵稀里哗啦地急促排泄,浑身轻松多了。她仰脸看看,这是一座青砖蓝瓦建造的茅厕,看样子有些年头了。便池下面堆积着一池臭哄,苍蝇乱飞。茅厕中间一人多高的墙隔开,那边是男厕,上边通风的空间,互通着气息,心想,若是男女赶在一起,那该是多尴尬羞臊的事。

中原红提了裤子,心里是笃定的。来这里,她是自愿的,没有人引诱和挟迫,甚至还有一丁点主动。她其实就是想给自己找到一个展示的舞台,她爱唱坠子书,这是她唯一的追求。这事说起来有些唐突,似乎有某种隐隐的指点和牵引,她就义无反顾地跟随着来了。来了,是坑是河也要走一遭。山里那所房顶掉土的家,不见灵光,阴暗潮湿,连气息都不流动。都说她是一朵花儿,可花儿窝在一个不见阳光的土坯房里,要不了多久她会窒息枯萎,如果再嫁个粗笨的男人,她的细皮嫩肉就会被日光和黑夜的肆虐作践了,那是一文不值。

中原红从厕所里出来,瞥一眼空洞荒凉的院落。角落里生长着大片的青草,她忽然想到家里爹喂养的几只山羊。这时候爹和娘应该在山坡上收割油菜,或者正在栽种红薯。几只羊拴在堰滩那棵老柿树下咩咩乱叫,要能来这里放啃一天该有多好。

中原红走近杜青枝,目光有些讨好,凑上去想套个近乎,嘴却笨拙,不知说些啥的好。

吴育春从屋里出来,看见了中原红,眼色有些惊艳,瞬间便是妒忌和轻蔑,隐约还冒着丝丝的火光。

中原红走上前:这是吴姐吧,以后多关照。

吴育春把身子往后一趔,目光瞪直过来:龙团长好眼力,果然是娇滴滴的花姑娘啊,浑身有戏,想必也是有几分好功力吧。中原红,也没听说有多红啊。

中原红谦卑地应道:是师傅给我起的艺名,他想让我唱的更好点。

龙天喜乜斜过去,目光严肃的有点假:这是团里请来的角儿,以后一起共事,同台演出,相互照应吧。

吴育春背过脸去,话语还是听得清楚:咋不起个中国香呢。

杜青枝插话过来:这是龙团长花了本钱弄过来的,以后咱团里有好戏喽。

付萍是半月前走的,人走了,房子空着,院子里似乎还有她的笑声和影子。

中原红被安排到付萍原来的住室。龙天喜让杜青枝和吴育春帮忙收拾一下。杜青枝爽快,脸上挂着融融笑意,拎起中原红的行装就走。

龙天喜见吴育春不在身后,转身去寻了。

中原红随杜青枝走进房间,疑惑地问:团里不是有十几个人嘛,怎么不见呢?

杜青枝:该来的都在,不来的都有原因,以后你会明白的。

龙天喜找到吴育春,脸色阴沉:去帮个忙掉不了你身上一根毛。

吴育春一脸气色:不去,我不想去。

龙天喜铁青了脸:别跟杜青枝学,她翅膀硬了,你在窝里羽毛没长成,还飞不动呢。

龙天喜的话似乎发酵很快。吴育春哼唧一声,极不情愿地甩手去了。

吴育春进去的时候,杜青枝正提着一件淡青色素花长衫夸赞:龙团长也真是舍得,这布料值些钱的,这颜色配上妹妹的苗条身段,穿上身显山露水的,不定能迷倒多少人哩。

中原红脸上浮过一片红云,转身收拾东西了。吴育春悄悄扯过长衫,抓在手上,恨恨地揉搓几把。杜青枝急忙止住。

夜幕合得很严实,院里起雾了,田野里青麦的浅香飘过来。浓浓的夜色涌进屋里。不知怎的中原红想哭。一阵酸楚在腹内翻腾,她想呕吐却吐不出来。她不该闭门这么早,应该去找杜姐和吴姐拉拉家常,可初来乍到,还有吴育春那一脸的冰霜,去了也是自讨没趣,还是安分的好。她在黑暗里向窗外望了望,雾很浓,月隐身,什么也看不清。她心里隐约感觉到,她和她们中间隔着一层雾。

无滋无味的夜,整个院子似乎很安静,只有树叶在风中多情地响。其实夜没有那么安分。

杜青枝猫似地轻手轻脚闪身进了吴育春的房间,看着一脸阴云的吴育春,指着床上的半拉子毛衣问:咋不织了?放久了会脱线的。

吴育春抓过那件毛衣恨恨地摔在床上:以后谁想织谁织,男人就是这破毛衣,再用心也拢不住。

杜青枝拿起鞋刷,磨磨叽叽地刷起高筒靴子,嘴随着鞋刷勤奋地滑动:走了付萍,又来个中原红。这姑娘俊啊,浑身上下都是女人味,我是男人也会被迷住。男人迷了心窍,发誓赌咒的事都会更改。这龙团长道行深,以后妹子多个心眼,小心快要到嘴的肉喂给别人。

吴育春的眼睛转得稍欠自信:休想。他不会吧。

杜青枝话语似乎很随意:男人没有啥敢不敢的,你也不能硬扛。这姑娘比付萍心眼稠,不好对付哩。

中原红困乏了,拉起棉被歪倒在床上,忽然感觉到身下潮湿。她一惊坐起来,掀开被子去看,床单上有一片碗大的湿痕。她伸手按下去,几乎能压出水来。她皱着眉头,又气又恼,明白这必是吴育春的手脚。她凝目回忆着每个细节,吴育春一直在打扫房间,抹桌子擦洗都是杜姐干的,看来吴育春是趁人不备做下的手,做得也是够隐蔽利索的。

中原红靠在床头,屋里沉重的夜色凝固一般,像一块稠密的黑布挡在她面前,一会儿便头晕脑胀,飘飘忽忽,身不由己地自上而下跌落,恍若掉进一个漆黑无边的窑洞。

未完待续……

作者简介

叶剑秀,笔名古枫,男,河南省鲁山县人。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河南省散文学会会员,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鲁山县作家协会主席。先后有小说、散文、纪实文学计200余万字,发表于《海外文摘》、《莽原》、《奔流》、《散文选刊》、《百花园》、《作家天地》、《北方作家》、《文学月报》、《小说月刊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羊城晚报》、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、《人民公安报》、《河南日报》、《郑州日报》等国内报刊,曾获《百花园》杂志2016年度优秀作品奖等诸多奖项。曾出版过长篇小说《野太阳》、纪实文学集《为警无言》、小说集《黄土厚韵》。

编辑:孙明睿

‍文化传播 文域无界

‍鲁山电视台文化生活频道

鲁山县广融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1.群分享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群分享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注明"来源:qunfenxiang.net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微信群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本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