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微信群分享网,本站主推微信文章素材,微信红包群,公众号大全,微信二维码查询发布平台
收录(34995)
微信原创文章发布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微信文章排行榜 > 散文诗歌 > 张波//原创散文:长满青苔的旧时光

张波//原创散文:长满青苔的旧时光

作者微信号:   来源:张波纯文学杂志 的公众号  热度:342  时间:2018-03-14 06:53:01

文学随笔,散文,小说,评论等纯文学作品。

散文:

长满青苔的旧时光

文/张波

夕阳像一位年迈的老者,偶尔会在干瘪的面庞上,露出几片红晕。伸出皱巴巴的手掌,抚摸着这里每一面做旧的门板,每一扇沉吟的窗棂,每一道车轮的印记。

夕阳余晖下,爬满青苔的屋檐墙角,瓦缝石阶,熠熠泛着褐色的光斑。那边,古戏台上,戏曲长调还在紧拉慢唱着那首能让游人和戏迷如痴如醉的曲牌,迷迷噔噔,你会情不自禁的在古街一端,寻觅到那家叫“一壶山”的茶社坐下。茶壶里溢出浓郁的茶香,很快会让你沉醉,痴迷,恋上这条古街,恋上古街上犄角旮旯,所有那些长满青苔的旧时光。

一个微电影摄制组的几位年轻小伙儿,正在老街上穿梭取景,对焦,近推远拉,找寻着他们这群80后视角中,最唯美,最炫酷,最摇摆的画面感。他们怀着父辈们常常口口相传对古街,对往事,对故人的怀旧情愫,与年代对视,与青苔对话,与石阶交谈。。。。。。

古街上,出现了几位风度翩翩,气度非凡,银发须眉的老者,他们是这部微纪录影片中的虚拟人物,年代角色。任意从他们其中一位衣兜里掏出一份履历落在地上,都会锵锵作响,杠杠有声。

他们不仅昨天,今天依然还是这个省城艺术界声名显赫的大家,大咖。他们会用他们导演,音乐家,剧作家,书法家,表演艺术家的眼光和视角,审视,评点,感言,抒怀这条西津渡古街。

他们暂时卸下了曾经在舞台,在剧场,在音乐厅,在排练场上的耀眼光环,任凭影片编导的肆意摆布,从容,淡然,绅士的散步在西津古街上。

头顶欧式礼帽,身穿一件藏青呢大衣,口口声声自称地道镇江人的剧作家戴老,操着那口没留半点儿老家地方口音,浅声吟诵着那首:“金陵津渡小山楼,一宿行人自可愁,潮落夜江斜月里,两三星火是瓜州”。

满腹经纶,操翰成章的戴老,跟着年轻后生的指令,一遍遍的在古街巷弄里穿行,走位,走到小书摊上拿起一本“小人书”忘情的翻阅着。七十六岁高龄的戴老,一天拍摄下来,没有丝毫倦怠,口中依然念念有词:“记住西津渡,就记住了镇江,记住了我的家乡。它是一本随时随刻地,等待你来翻阅的历史巨著”。

五十三坡上,作曲家,音乐家,曾经担任过江苏省歌剧舞剧院院长,江苏音像出版社社长的崔新,短风衣,红围巾,黑框眼镜,一袭精炼,修身,利索的衣着,神采英拔,上上下下,攀登在音阶一般上下起伏,像钢琴键盘似的石阶上。作曲家崔新的血液,随着脚下的石阶在升温,在点燃,在即兴谱成旋律。旋律里,沁透着这里的山水人文和沧桑历史,倒影着这里的英国领事馆旧址,渲染着这里的东印度元素和中国古典青砖雕花的古风建筑。

音乐家属于极其感性的那类,射手座的崔新,一路感慨着与西津孤独相见恨晚,感叹着跨界不易,同时又遗憾道;短短的一天演员体验,穿越还没过瘾。

银发飘飘,风韵犹存,面如冠玉的著名话剧女导演韩毅君,脖子上挎着一部单反相机,漫步于古街幽静的巷弄。导演的目光和视角里,古街就是一幕幕市井的话剧,从她身边走过的每一位游人,正是这幕话剧中的群众角色,这幕话剧的主角可以随时变更,替代,淡入淡出。“西津渡,像一条历朝年轮的项链,一处处有着生动故事的遗迹,本身就是一颗颗珍贵的宝珠”。

演员出身的韩导对着镜头,娓娓道来,句句含情脉脉。她的缠绵叙述,催生了三月里的绿枝,暖化了古街上丝丝寒意,阵阵春凉。

那个早晨,“郝爷”醒的比晨鸟还早,是他一嗓子叫醒了云台阁上栖息的百鸟。引来百鸟,百人跟着他随性比划着的“郝氏”太极一道“朝凤”。

这位每块肌肉都能抖出“戏核”来的江苏戏剧舞台上的“老戏骨”,其实并不看老。但来到这“一眼”能“看千年”的古街上,人们很快“一眼”认出了这位,曾在那部家喻户晓,几乎万人空巷热播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里,扮演国家反贪总局秦局长的郝光。

郝光在圈内,过早被尊称为“郝爷”,不是没道理,也不是叫着玩的。能称“爷”的不光是你的年龄到了“爷”的份儿上,你的“艺德”,“艺品”,“戏路”,“戏值”,都得到一定台面儿上。

“中戏”只是他身后的一块金字招牌,至今,年近六旬,往话剧舞台上一站,那股霸气,还没有太多的演员能接得住他。

当然,那段“太极”也只是他的玩闹之作,也不知从哪个门派偷学来的。一套“拳路”下来,一行人落座在博物馆对门这家“广肇公所”内的“书香府邸”。

要说请“郝爷”写字,要比请他演戏容易得多。笔墨伺候过后,“郝爷”下笔如神,落笔成片名:《美学散步西津渡》。

四位“大家”围坐在书香府邸的茶桌边,侃侃而谈西津渡。

崔新说:“一个长江上的渡口,让人如此感怀,又经历如此的腥风血雨,已经远远超出了迎来送往的平凡”。

戴老说:“在西津渡散步,能散出美学的意境”。

韩毅君说:“在西津渡徜徉,能品出书香府邸的茶香”。

“郝爷”却说:“能闻到唐宋元明清文人的墨香”。

末了,四位异口同声道:“能享受千年古渡的历史留香”。。。。。。

说话间,古戏台那边远远传来声声京韵老腔,间或夹杂着阵阵久违的民间叫卖,坊间吆喝。

寻梦这座小城里的地名,在“西津渡”这个地名里,总算寻到了我们各自寄托在梦境里,那一个时而虚拟,时而清晰,时而美伦,时而美幻,时而幸福,时而奋斗的梦。

西津古渡,长满青苔的旧时光,

在那段旧时光里,生生不息,古渡西津,源远流长。。。。。。

1.群分享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群分享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注明"来源:qunfenxiang.net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微信群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本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